免费注册 登录
桃李互动社区 返回首页

应学俊的个人空间 http://www.taoli.jyb.cn/?1253016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钟离忧:在理想与现实之间(外三则)

已有 1138 次阅读2010-3-24 19:49 |个人分类:教育杂谈|

 

钟离忧:在理想与现实之间(外三则)

—— 写给《规划纲要》的制订者们参考

“钟离忧”是谁?我们好像只听说过钟离春、钟离昧……哦,钟离忧就是“木棉”;那“木棉”又是谁?熟悉中语界的朋友可能知道——她,语文特级教师,国家级骨干教师,享受省政府特殊津贴专家,中语会全国优秀语文教师,优秀班主任,教研教学优秀人才,教育教学专家,在一定范围是尽人皆知的“名师”,甚至她也多次在高考大战中屡创“佳绩”……用她自己的话说,“曾声嘶力竭,为惨痛的教育现实泣血疾呼,却最终在无所改变甚至愈演愈烈的现实中沉默。”

呵,钟离忧,现在连“木棉”这曾经叫响中语界以及教育网络的名字也不愿用,更不用说用她的真名——何故?还是她自己做了回答:我“舍不得自己的名字被‘应试’玷辱,更舍不得‘木棉’这个笔名,那是追逐梦想的见证啊,而眼前的一切,不是我的梦想。它是活生生的现实,你逃不出躲不开的现实。我说,除非用笔名,否则我不愿意(用‘木棉”或真名发表文章。”——啊,如此直白的宣示!钟离忧——这是曾今的“木棉”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无奈的选择。

中国的教育正在异化,名师钟离忧以下的文字道出了自己作为一代“名师”以及每一个有理想、有思想的教师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尴尬、痛苦、沉沦、挣扎与呐喊……

(一)体验沉沦(选)

我走不出四围阻隔的高山,走不出自我围困的心境。

于是,不管是不是自己愿意做的事情,做事就好。我把时间安排得满满的,上课也好,阅卷也罢,管他呢,只要在干活,不要停下来就好,我怕追问自己,我的人生已禁不起追问,我不愿意思考,不愿意去想值得与不值得,不愿意去关心彼岸在何方,那里是否有绿草如茵花朵芬芳,我不去想。我只想把每一个闲着的时光填满,填满就行

于是,我没有了抗拒的力量。应试吧,做题吧,把庄子丢到一旁,阅卷吧。出题吧,搞什么光盘录象讲座吧,我无法把自己置于不食人间烟火的飘渺孤岛,我挣扎了一阵子,服从了,讲吧。我出了卷子,也讲了光盘,虽然光盘上的形象面目可憎,好在作文部分没有太过分违背自己的初衷,也算勉强对付过去了

我把笔名取作钟离忧。我舍不得自己的名字被应试玷辱,更舍不得“木棉”这个笔名,那是追逐梦想的见证啊,而眼前的一切,不是我的梦想。它是活生生的现实,你逃不出躲不开的现实。我说,除非用笔名,否则我不愿意。

主任关切的说:“你怕什么啊,就用真名,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吧。”

我哑然。随之一笑:“我不是怕,我是不愿走这样的路。”

主任一脸茫然。

每当这个时候,我都感觉自己是孤独的。

我对孩子们解释了笔名“钟离忧”的意义:,是我钟情于教育;,是眼前的教育远离本真,变得不再是教育;,是面对现实我深以为忧

孩子们一阵掌声。

我相信他们懂得我。我知道,只有在课堂上,我才不孤单。

*******************  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    *******************

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良药,我说,我在学习消耗时间。我确认自己沉沦了。

不是什么狗屁的职业倦怠,是沉沦。

倦怠是做久了什么疲倦了不想动弹,我并非如此,我是找不到理由去付出,找不到方向去突围,找不到活着的意义和价值。

找个活得有劲的理由,这是我常说的话。几乎每一年,每一个时段,我的人生都是有规划的。再失落的时候,信念深处都未曾迷茫。但今天,一切都不一样了,我拼命上课,声嘶力竭,激情不减,我拼命付出,不计回报,说这是倦怠很滑稽。我知道我是在信念深处迷失了。

我从来没有惧怕过不被理解的孤独,我也不怕跌入谷底的失落,我知道每一次下沉之后,不是丧失,而是收获,每一次惨痛之后,泪与血的过往会开出花来,如芝兰般幽香四溢。

但现在不是。我把时间消耗在幼稚无聊的偶像剧上,跟着那些小屁孩喜怒哀乐;我不热中醉生梦死,却也会偶尔用酒精麻醉自己;我怕闲散怠惰,却也邀约朋友或接受邀约,去消磨时光;甚至简单的活着,扫地,拖地,抹桌子,听歌,虽然还是听得泪流满面。

我什么都不想做,什么都不想要,我想任生命随波逐流自生自灭。我在为自己的清高无限陶醉的时候,也在体验着一事无成的遗憾。

我说,我累了,需要休整,需要时间。但时间是残酷的。

(二)关于“名师”

我们这个骨子里充满奴性的国度,在大大小小的所谓领导者眼里,逢迎是最大的才能,服从是最高的品德。谁也别唱高调,包括我自己,如果我也高高在上的话,我不能确保自己能在奴性的土壤中像个人一样刚正的活着。

就是这样,成者为王,为王了便颐指气使;便喜欢迎和的脸赞美的声音;便希望全民皆顺,眼前全是匍匐于地的忠臣;便掩耳盗铃不再关心真实是什么;便自欺欺人被虚假包围;便自以为天下唯有自己最伟光正;便厌恶异己打压异己,哪怕并不是真的异己,充其量只是不同的声音而已。

在这样的土壤里,你不可以凭自己的意愿说不,你不可以按常规的道理拒绝,你不能表达真实的想法,你不能发出反对的声音。否则,你的思想是叛逆,你的主张是抗拒,你的不认同是不服从,你的不逢迎是不合作,正直的秉性是高傲,自由的选择是自私,你的付出一笔勾销,你的努力一文不值。“人才”一词,变成绝妙的讽刺。(本博注:钱学森不是慨叹中国的大学为什么培养不出创新人才吗?这里就有重要的答案——虽然这并不是在说大学,然而这种现象在学术界极其普遍!

人与人的差别在哪里?在当权者眼里,就是听话与否。“包容”这个词儿,在中国太珍贵了,谁也用不起。号称雍容大度的中国,对外从来都挺雍容,对内从来毫不留情,从古至今,从大到小,难有例外。

萧翰道:“人才不可能是奴才,奴才也不可能是人才,二者不可兼得,如果兼得了,那就成名师了 。”按这个定义,我永远不可能成为“名师”。一朝天子一朝臣我永远只作自己不作臣,我宁愿抛弃一切世人红着眼去艳羡的功名,按自己的意愿真实地活着;我宁愿远离一切世人拼着命去享受的灯红酒绿,活在心灵的纯净中;我宁愿承受误解甚至打压,也要坚持自我品性,敢于表达真实;我宁愿遭遇冷眼甚至沉入谷底,也决不做一个唯唯诺诺毫无主张的人。

所以,别拿“名师”来吓唬我。如此“名师”,不做也罢!

(三)“钟离忧”引用过的一首佚名作者的诗篇——
   《我是一名语文教师,丑陋的》

我是一名语文教师,丑陋的。

我给学生发卷子,一张接一张。

象漫天的飞雪,有赤道那样长。

我身不由己!我力不从心!

我想骂人,他的娘!

是谁?让我象磨盘一样的转,

磨掉了个性,磨碎了时光。

是谁?在挥舞着指挥棒,

引着千军万马,集体埋葬。

是谁?摇晃着火红的大旗,

将野心,冷笑般的隐藏。

 

我是一名语文教师,丑陋的。

我微笑着,将微笑长久地欺诳。

微笑里,爬满别人的主张。

主张,如病毒在疯长,

洗过的灵魂里,只留下——

微笑,白痴一样。

 

我是一名语文教师,丑陋的。

我不温柔,我性格乖张。

我想把渤海变成一个马桶,

冲掉的,是专制的思想。

然后,

我坐在山海关的城楼上,

痛痛快快地哭一场。

 

我是一名语文教师,丑陋的。

我渴望:自由地飞翔!

当笔者看到这些文字,回想那些曾经熟悉的情景,想到自己一辈子从事教育的种种经历,不禁想到,我们正在制订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》的专家学者们是否看到过类似的文字,是否对文字中所反映的现实——理想与现实激烈冲突的现实——它所带给教师、学生的一切,带给未来中国的一切,有过认真的思索?□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相关链接

应学俊:中国教育改革:出路在哪里?

应学俊:教育改革要从解决根本问题入手

应学俊:吃人的“示范高中”与“优质高中

应学俊:回应:两会代表“会诊”择校热问题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免费注册

中国教育新闻网

GMT+8, 2017-3-26 09:22

Powered by taoli.JYB.CN X2

© 2001-2011 中国教育新闻网

回顶部